K图 lcm_0

  近期,碳酸锂期货一改节前颓势,连续5个交易日收涨。2月27日,碳酸锂期货主力合约LC2407上涨3.39%报收106650元/吨。现货方面,碳酸锂现货价格也呈现连续上调态势。数据显示,2月27日,电池级碳酸锂均价报97100元/吨,较前一工作日上涨450元/吨;工业级碳酸锂均价报90400元/吨,较前一工作日上涨600元/吨。

  供给端支撑锂价上行

  对于碳酸锂期货持续收涨的原因,中信建投期货分析师张维鑫认为,主要是近期整个市场充斥着利好消息,既有减产、检修、环保等供给端的利好,也有需求端如排产大幅提升、消费品以旧换新等利好。

  从消息面上来看,近期利好市场消息频出。除去此前宜春锂矿环保传闻外,随后又有减产消息传出,澳矿Mt Cattlin产量将由2023年的20.5万吨减产至2024年13万吨,减产9500吨LCE。此后,中央财经委员会提出要鼓励引导新一轮大规模设备更新和消费品以旧换新。深圳市商务局又于26日发布《深圳市2024年促进汽车出口工作方案》,支持车企在深生产出口车型。成本方面,全球最大锂矿山格林布什长协包销定价模式发生更改,精矿定价从Q-1变更为M-1的定价机制。

  张维鑫提醒称,上述利好中多数并不会对供需关系产生实质影响,至少还无法扭转全年供给过剩的预期。一方面,上述部分事件对基本面的影响尚未兑现,本身只是一个预期事件,还未真正落地。另一方面,当前市场的供给弹性远非2021—2022年可比,全年供给过剩大概率仍然会成为现实。

  消息面是引起碳酸锂期货振荡上扬的原因之一,基本面因素则是影响近期碳酸锂行情的关键原因。

  在张维鑫看来,尽管上述利好消息不会对基本面产生实质影响,但市场是认可这些逻辑的。张维鑫解释称,由于供给和需求存在一定程度的时间错配,且当前新增供给尚未释放,甚至于因为一些锂盐厂在春节期间放假、盐湖冬季产量处在低谷,供给正处在阶段性的低位水平,而需求端保持着较好的韧性,且有较强的增长预期,补库的预期较强。此外,在当前的背景下,无论是政策上还是产业端,处处是利多消息,而资金并不需要验证这些信息的真实性,本质上是对情绪的影响,它们选择相信就可以了。

  “碳酸锂价格经过2023年全年的大幅下跌,整个产业链都需要适应新的价格水平。更低的价格一般对应着更低的供应水平,矿端产品价格下滑,利润水平下降必然导致生产积极性挫伤,并在新的价格水平下调整生产计划,从而导致供应过剩缓解。”国投安信期货研究院高级分析师吴江分析指出,碳酸锂供需状况近期出现一定好转的迹象,主要动力来自于供应方面,因此供应端的调整是近期价格反弹的最主要原因;叠加需求方面仍有一定不确定性,国内稳增长态势持续,如居民消费力有效改善,叠加行业扶持政策力度抬升,新能源汽车在消费旺季或有改善。在以上的题材影响下,碳酸锂期货出现了明显的反弹。

  长安期货分析师王楚豪也分析指出,近期碳酸锂价格波动明显或是供给端减产消息影响所致,上涨的支撑点一是消息面,二是当前回收锂矿企业停产规模仍大于原矿锂盐企业需求,叠加盐湖提锂运输受阻,工碳面临部分供给紧张局面,锂盐整体供应短期缩紧,短期内对盘面价格有所支撑,但总体中长期仍处于宽松态势。

  长期过剩方向不变

  期货日报记者留意到,目前,碳酸锂期货主力合约LC2407已连续3个交易日站上100000元/吨这一重要关口。碳酸锂期货主力合约从108000元/吨跌至93000元/吨用了50个交易日,但近5个交易日就从93000元/吨附近回到了目前的106650元/吨。值得关注的是,此轮上涨过程中,主力合约的持仓量也在持续上升。目前,主力合约LC2407的持仓量已从2月21日的16.6万手增至2月27日的19.2万手。张维鑫分析指出,尽管近期碳酸锂期货走势较为强劲,且伴随着持仓量不断上升,资金入场迹象明显,带给市场的直观感受就是,碳酸锂的拐点似乎已经到来,但对后市仍然不能过度乐观。

  “目前,我们仍未看到足以扭转全年供给过剩结论的力量。”张维鑫解释称,碳酸锂价格跌至100000元/吨附近仅用了3个月时间,这么短的时间不足以完成产能的出清,因此供给端的弹性依然存在,供给会随着价格的上涨迅速释放。在当前时间节点上,不看好反弹空间,碳酸锂价格有效突破去年12月以来的振荡区间的可能性并不大。从平衡角度来看,目前是一个真空期,真实的供需关系并未在数据上反映出来,预期无法证伪,加之此前价格处在低位,情绪端对价格波动的影响得到了更显著的体现。

  从基本面来看,王楚豪分析认为,今年2月,受节假日效应影响产量或继续减少,江西部分厂商由于自身成本与云母售价倒挂叠加假日因素关停产线或检修减产,云母供应端预期下行幅度更大;盐湖受季节性影响弱化。2月预计各原料提锂量继续减少,盐湖季节性影响减弱,矿石端主要受节假日检修和成本因素影响部分减产。相关机构数据显示,预计2月辉石产碳酸锂13720吨,较上月减少2760吨;云母产碳酸锂7750吨,较上月减少3880吨;盐湖提碳酸锂6865吨,减少673吨;回收提锂减少2250吨至3670吨。分地区产量来看,江西、四川两大主产区产量下调幅度更大,青海产量小减。预计2月江西碳酸锂产量9170吨,较上月减少4710吨,青海产量减少605吨至6145吨,四川产量减少1073吨至3677吨。

  需求方面,数据显示,2月碳酸锂月度需求量预计34278吨,较上月减少10957吨,环比减少24.22%。库存方面,截至2月23日,样本周度库存总计79919吨,冶炼厂库存45276吨,下游库存16841吨,其他环节库存17802吨;1月SMM样本月度总库存为54780吨,其中样本冶炼厂库存为37286吨,样本下游库存为17494吨。

  展望后市,张维鑫认为,当前,供给过剩的利空预期早已完成了定价,碳酸锂价格的进一步下跌必定是由供给过剩的现实所致,即供给释放,现货过剩,抛压上升,销售竞相降价。在供给过剩未成为现实,但预期仍在的背景下,碳酸锂的基调就是底部振荡,不过,由于目前基本面处在真空期,资金行为带有不可预测性,期价也有短期冲高的可能。但长期来看,碳酸锂价格难以长期维持在更高水平。

  吴江也认为,尽管从中期来看,碳酸锂价格反弹可能有一定持续性,反弹持续性或有所拉长,但长期过剩方向不变。“消费旺季不管是证实还是证伪都需要时间,更为重要的是,当价格降至80000元/吨至90000元/吨时,矿端报价和现货报价都出现止跌企稳迹象,与去年下半年现货几乎每天下跌的情况差别很大,价格运行主要围绕着预期的变化进行,而春节前后供应扰动明显增多,市场情绪受到供应和需求不确定性的影响明显回暖,围绕着旺季预期和供应问题进行的博弈在增强,而过剩带来的压力在上半年影响不明显。”吴江认为,今年年中特别是五一前后或将成为碳酸锂再度回归跌势的重要时间点。